“等等,音小姐等等。”老太君身边的丫鬟和侯夫人身边的丫鬟在后面追。

    金九音就当没有听见,不仅没停下来,反而走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你叫我停我就停,本姑娘不要面子?

    我带着一颗真诚的心去见你,你非搞什么下马威,现在,本姑娘的真诚和耐心一并喂了狗,你倒要见我了,呵呵,晚了。

    本姑娘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,想见就见想不见就不见的么?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钱小康在路边张望,看到金九音,一溜烟跑了过来,“姑娘,是要回去吗?”声音里透着兴奋。

    金九音点头,心里庆幸她刚才多长了个心眼,让小康他们略等等,人家要是不欢迎她,她就带着他们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小唐哥和大嘴哥,把车赶过来。”眉毛都飞扬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庆宁侯府,啊呸,都是些狗眼看人低的,居然嫌弃他们的东西是破烂,要全丢了。安排的房间也是好几个人住的下人房,阴暗潮湿又破旧。

    打狗还得看主人呢,这分明是没把姑娘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什么破侯府,哪比得上漠北天广地阔?

    “小唐哥,大嘴哥,走了,走了,把车赶着,咱不在这呆了,姑娘带咱们走了。”钱小康兴奋的喊。

    正和侯府小管事争执的小唐和李大嘴劈手夺过菜板和铁锅,利索地往车上一放,赶着马车就走。

    好生生的锅,好生生的菜板,怎么就成破烂了?怎么就得扔了?这破地方,老子不呆了。

    小管事都懵了,等回过神来,气得跳脚,“拦着,拦着他们!还反了天了?想来就来想走就走,当侯府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钱小康和李大嘴是连悍匪都不敢惹的人,唐小唐瞧着老实好欺负,那也只是在金九音跟前,其实他的气性大着呢。侯府的一干奴才如何能拦住他们?

    和金九音汇合后,一行人很快就出了侯府。等后头的奴才追到门上,他们早就扬长而去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消息禀到老太君那,她气得直拍胸口,“冤孽,冤孽,老二,你接这么个玩意进府是为了气我么?”

    侯爷林崇庭赶紧请罪,“母亲息怒,都是儿子不孝。”他也挺生气,只是人已经接来了,也不好不管。

    “她年纪还小,身边也没人教导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