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箱里的金条、法币、外币加起来的数目,比唐筱叶转交其朋友的那份‘礼单’上的财货要多了近三成。

  程千帆自然明白其中技俩,这是先给出一个期待值,然后再给了惊喜,如此的话,‘贪财’的小程总自然会更加满意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。

  红党很穷,压根没有这么多钱。

  程千帆摩挲着下巴,摇摇头。

  对于上海红党的经济状况,‘火苗’同志是有一定了解的,组织上想要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是非常困难的。

  退一步来说,如果组织上真的能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救人,那么这名同志定然极为重要。

  那么,‘包租公’或者是‘蒲公英’同志会秘密联系他,紧急向他筹借一笔资金。

  ‘火苗’的重要性和特殊性,决定了他并不需要担负向组织上提供资金的任务,但是,当有十万火急之事的时候,程千帆自然是要伸手帮忙的。

  以小程总目前的身家财富,偶尔暗中出手帮忙,并不会有什么问题,当然,无论是‘包租公’同志还是‘蒲公英’同志,对于涉及到金钱上的事情都很注意,迄今为止只向他开过一次口。

  唯一的那一次开口,是‘包租公’未雨绸缪,特别向‘火苗’同志筹借了一些金条和外币,这是备起来,准备在情况紧急的情况下动用的资金。

  其数目是今天唐筱叶的朋友送来的这个皮箱里的钱财的两倍差不多,对于程千帆来说,这笔钱根本不值得一提,这却是整个上海党组织在紧急情况下的‘救命钱’。

  这种紧急情况便包括花钱疏通、营救党内同志。

  客观的说,以皮箱里的钱财不菲的情况来看,倘若营救白飞宇真的是组织上的营救行动,其资金来源有极大概率来自那笔钱。

  程千帆心中一动。

  他一只手抱着猫咪,弯腰,仔细检查了一下皮箱里的英镑外币。

  他特别提供了不连号的、使用过的英镑外币给房靖桦。

  程千帆挨个嗅了嗅这些英镑。

  并非他提前留了记号,那是要犯组织纪律的。

  只是当时这些英镑保存不当,遭了水,有稍许发霉了,程千帆将钞票给房靖桦的时候还特别提醒房靖桦要晒一晒,祛除霉味。

  当时房靖桦还开玩笑说,同志们很多人都饿着肚子干革命,你这个小程总家里的钞票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